277章 划水(1 / 2)

见姚和暖都这么说,辛泽也就没再废话了,抬脚就往院外走去。

成楚愣了下,随后扭头喊道:“你,你干嘛去啊?”

“打猎。”辛泽道。

“你自己去?你怎么打猎啊,猎打你还差不多!”成楚扔下手里的地图,皱眉看着辛泽。

“……”有被冒犯到。

辛泽好歹是自小在这荒泽山脉长大的,虽然是个战五渣,却不至于打个猎也不行吧?

那辛泽可是早都被饿死了。

毕竟他小时候郁林子经常带着则言去采药,有时候一去就是好几天。只剩下辛泽一个人在家。

“怎么,成先生也去?”辛泽挑眉看着成楚。

没想到成楚还真骄傲的抬了抬额:“那当然了!总不能让则言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弟弟葬身兽口吧?”

“……”大可不必大可不必。

噗嗤啊哈哈哈哈哈!

辛泽回头看着憋笑的姚和暖叹了口气,对着成楚道:“那就麻烦成先生了。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!”成楚说完就跑到辛泽旁边,刚准备走才想起什么,回头看着后面似笑非笑的姚和暖,“姚姐我跟辛泽一起去了,等回来的时候再看。”

“不急。我不急你们也不用急,慢慢来就行。”姚和暖朝他们挥了挥手。

“……”不用,他还挺急的,辛泽嘴角抽了抽。

成楚却乐呵的点头:“行嘞!我们很快就回来了!”

看着两人一起离开,原本热闹的院子就只剩下姚和暖一个人了。姚和暖瞥了眼一桌的地图,翻了个白眼,转身回了屋子。

这活儿还是等着成楚回来吧,她立好一无是处且混吃等死的人设就好了。

但是等姚和暖再次躺到床上的时候,却没有一点困意。

硬是闭眼闭了半个多小时,最后姚和暖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,打算在院子附近逛逛。

可姚和暖刚走出门,就看到铺满地图的石桌旁,坐着一人。

姚和暖一愣,随后走过去,保持了一个对彼此来说都安全的距离:“姚清。”

能做到如此神出鬼没的,也就只有姚清了。

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说完姚和暖就觉得自己有病,闲成什么样了逮着姚清都能聊天了??

姚清看着姚和暖在他对面坐了下来。其实不是姚和暖非想跟姚清来个个美丽的对视,而是只有四个石凳,姚和暖要是不想坐姚清对面,就只能选择坐姚清旁边了。

但是善良的姚大小姐想了想,还是不为难自己了,也不为难姚清了。

姚清也没在姚和暖坐在了他对面,看着不远处的药田开口道:“风。”

“疯?风?”

姚清这句没头没尾且只有一个字的话,让姚和暖实在是听不明白。

能来跟姚和暖说个字都不容易的姚清,又怎么还会去跟姚和暖解释呢?看都不再看姚和暖一眼就直接消失了。

看着姚清去无影的,这次姚和暖起码找到事情干了,支着下巴想着姚清到底说的是什么。

会不会是姚清也是真的闲着没事干,来骂她是疯子?

应该不至于吧,他之前也没少骂啊。

……等等!

之前?